关于显密

关于显密

语音《大藏经》是以欽賜《龍藏》为校本,通过扫描、文字录入、校对、注音、断句、录音、审听、后期制作等系列工程,将原版的没有标点变成有标点;原版的繁体字变为繁体和简体并存;原版的没有拼音变为有拼音,再通过专业的播音员朗诵出来,将纸质文本变成语音,以有声电子书的形式把整部《大藏经》(经部)完整地呈现给世人。语音《大藏经》团队经过十年的努力,汉文版语音《大藏经》(经部)与藏文版《甘珠尔》制作完成。敬请诸法友聆听。

关于显密

一:创办人简介

1 语音《大藏经》创办人巴登堪布简介

巴登嘉措堪布1967年出生于四川新隆,八岁出家,十八岁到宁玛巴噶陀寺佛学院深造,于江村沃热大堪布座前受比丘戒,二十二岁于噶陀寺佛学院毕业,获得四川省政府宗教事务局颁发的勘布证,留校任教。 1998年7月17日,被亚青寺龙多加参阿秋喇嘛和松吉泽仁两位仁波切共同认证为达隆钦工大成就者的第三世转世者。1990年前往西藏林芝地区波密县多东寺开办佛学院和设立闭关中心。三十三岁时,尊奉晋美彭措为其根本上师,于晋美彭措尊前获得大圆满之传承。2010年,创办了显密经藏语音《大藏经》录制团队,将钦赐《龙藏》(乾隆版大藏经)录制成语音《大藏经》。

2 主要成就

(1)在西藏林芝地区波密县多东寺开办佛学院

(2)在西藏林芝地区波密县多东寺创立闭关所

(3)在海口、宁波等地建立多个放生组

(4)编辑《宁玛巴课诵》有声电子书

(5)2010年发起录制藏文版德格《甘珠尔》有声佛经

(6)2010年发起录制汉文版钦赐《龙藏》有声佛经

(7)2010年发起录制显、密高僧有声传记

(8)2012年藏文德格版《甘珠尔》有声佛经录制成功

(9)2013年汉文版语音《大藏经》首次问世

(10)2015年发起录制将部分佛经转述为白话文的广播剧

(11)2016年创立显密经藏讲堂


二:成立背景

《大藏经》卷帙浩繁、版本不一,繁体字、通假字、异体字诸多难辨,古今句读差异较大,难以阅读,因而大量佛教典籍或束之高阁,或供奉庙堂。巴登嘉措仁波切为顺应现代经济发展和人们生活快节奏的需求,方便广大信众听经闻法。尝试利用电子数字化技术,将《大藏经》将纸质书籍变为可以聆听的语音版《大藏经》。于2006年成立了显密经藏语音《大藏经》制作团队,录制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汉文版语音《大藏经》。


三:底本介绍

欽賜《龍藏》即清乾隆版《大藏经》,又称《清藏》或《龙藏》。欽賜《龍藏》是由皇帝钦定,以明朝《永乐北藏》为底本增减刻印的敕版藏经。其始刻于清雍正十一年 (公元1733年) ,完成于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是我国历代官刻《大藏经》极为重要的一部。

欽賜《龍藏》共分正藏和续藏两类,共收录经、律、论、杂著等1669部,7168卷,共用经版79036块。其中,正藏485函,以千字文编号,从“天”至“漆”,分为大乘五大部经、五大部外重单译经、小乘《阿含经》及重单译经、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大小乘律和续入藏诸律、大小乘论、宋元续入藏诸论、西土圣贤撰集八个部门;续藏共239函,是《此土著述》一部门,编号从“书”至“机”;以上正续两藏总计724函,724卷,实际收录元、明、清三代高僧大德的经、律、论、杂著等167种(外有全藏目录五卷)。

欽賜《龍藏》是中国《大藏经》历史上最后一部刻本《大藏经》,佛经所涵盖内容包罗万象,蔚为大观,为后世留存了大量珍贵的文献。

欽賜《龍藏》不仅在宗教文化方面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和地位,在世界文化历史上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宁波阿育王寺珍藏的钦赐《龍藏》是现今保存为数不多的《大藏经》珍本之一,故此,显密经藏团队选用了《龍藏》作为版本录制语音《大藏经》。


四:项目成员

高僧大德、宗教研究学者、音韵学教授、文献学教授、古汉语学者、计算机软件开发工程师、美术设计师、音乐人、专业播音员、发心居士等。

发起人:巴登嘉措仁波切(堪布)

负责人:俞景武(菩萨戒居士)

总指导:根秋登子(语言学学者,翻译家)、陈宾(宗教学博士生导师)

监制:释本愿法师、谛性法师、传喜法师、界源法师

技术指导:哈磊(宗教学教授)、丁小平(宗教学教授)、郑贤章(语言学教授)、杨航(宗教学教授)、索南才让(教授、翻译家)


五:制作简介

语音《大藏经》是以欽賜《龍藏》为校本,通过扫描、文字录入、校对、注音、断句、录音、审听、后期制作等系列工程,将原版的没有标点变成有标点;原版的繁体字变为繁体和简体并存;原版的没有拼音变为有拼音,再通过专业的播音员朗诵出来,将纸质文本变成语音,以有声电子书的形式把整部《大藏经》(经部)完整地呈现给世人。语音《大藏经》团队经过十年的努力,汉文版语音《大藏经》(经部)与藏文版《甘珠尔》制作完成。

在经文校对方面,针对古今字体差异化等诸多现象,研发了相关校对软件,通过把纸质的经文录成电子文字,对照纸质版钦赐《龙藏》的扫描件进行校对,为校对人员识别异体字提供了便利,大大提高了校对速度;同时对于在字典上已消失的文字通过软件把原字截取、再造,有效地保留了《龙藏》文字的原有性。

在经文注音方面,同样研发了一款注音软件,在软件中集成了各类字典,针对不同注音类型设立了多种注音方案,包括特殊多音字注音;固定词组注音;人名及地名多音字注音;通假字、古本字、古同字、古通用字的注音;古今字注音;文白音;佛教专用特殊字音;异体字注音;咒语注音等。

此外,借助现代科技的利器,在咒语处理、查阅工具书等方面也开发了一系列软件。

《龙藏》原文是没有注音和标点的,没有标点就没有意义明晰的断句,而断句、注音是播音朗诵的重中之重。为了保证标点、断句、注音的准确性,语音《大藏经》团队邀请了高校的汉语言学教授、古汉语专家、资深宗教研究学者和高僧大德指导进行经文的标点、断句以及注音工作,并全程监制。

播音员在播音之前,需预先熟悉稿件,监审人员在录制过程中全程跟进;对于播音员在录制经文中出现的读音、断读错误及时给予纠正。录制完成后,审听人员按文稿进行审听,确保字音准确,断句无误,无嘈杂音;为后期混音提供完美的干声。审听人员对每一卷经文都必须审听5遍、修改2遍。

后期剪辑混音时,混音人员需先分析每位播音员的干声特性,将高低音、语速、音量等参数进行合理的设置,以确保其音韵和谐,与配乐完美融合。

最后,混音成品与电子文档、《龙藏》扫描文件相配套上传于手机App与官方网站。


六:发展经历

2006年11月,巴登堪布、阿西与降泽三位法师邀请喇荣佛学院的维那师日昭录制了《皈依经》和《发心经》,拉开了录制语音《大藏经》的序幕;

2009年7月,巴登堪布及团队成员邀请著名作曲家曲嘉措,歌手达尔措、央金兰泽、日青顿珠以及广西电视台王丽娜、张小军、邓婆等,一起作曲并录制了《观音经》和《度母经》;

2010年10月,录制完成《普贤行愿品》等部分《甘珠尔》佛经;

2012年3月,藏文德格版语音大藏经《甘珠尔》圆满成功,并以播经机、光碟、网站电子书等形式与广大善众结缘。(藏文版版权号:2012-B-00000363)

2014年12月,欽賜《龍藏》(乾隆版大藏经)有声佛经文字校对完成,《小乘阿含部》录音圆满完成;

2015年7月《大乘般若部》《大乘寶積部》《大乘大集部》《大乘華嚴部》《大乘涅槃部》 《小乘阿含部》 《小乘單譯經》录制完成;(汉文版版权号:2012-B-00000537)

2016年6月,欽賜《龍藏》(乾隆大藏经)经部录制圆满完成,同年9月钦赐《龙藏》(乾隆版大藏经》有声佛经官方网站正式上线。


七:职责使命

近代以来,尽管有少许的佛教经典被标点和注音,方便了世人阅读;但是大量佛教典籍仍为繁体字,没有标点、注音、断句,其中通假字、生僻字,异体字不易识别;给阅读造成了很大困难,使多数人望而却步,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佛教的传播和弘扬。另一方面,由于人们生活方式改变,传统的阅经方式已不能适应现代发展的需要。历史呼唤需要有一种新的、方便、快捷的方式满足人们听经闻法的需求。中国历史上历来有盛世修撰《大藏经》的传统,。显密经藏语音《大藏经》制作团队正是顺应时代潮流应运而生,巴登嘉措堪布肩负起将佛法传承和发展下去神圣使命,组织了显密经藏语音《大藏经》制作团队,以阿育王寺珍藏的钦赐《龙藏》为版本,运用电子技术,将纸质文本佛经制作成可以聆听的语言《大藏经》,不仅能满足了世人阅读、听闻佛法,也为佛学、哲学、宗教文化研究者提供了便利。

该团队以高校宗教学、古典文献学、汉语言学等相关专业教授为技术指导,由释本愿法师、谛性法师、传喜法师、界源法师等全程监制,组建了一支强有力的语音《大藏经》制作队伍,耗时近十年,于2016年六月,完成了欽賜《龍藏》经部以及藏文德格版《甘珠尔》的录制工作。

该团队是非盈利性传播佛教文化的公益团队,其产品坚持免费发放原则结缘于寺院、图书馆和广大有缘信众。


八:历史意义

《大藏经》是佛教典籍的总集。是世界佛教文化宝库中的智慧宝藏,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珍贵遗产。但是除已经翻译的部分经典在世间流通外,大部分经典基于佛典的繁体字、通假字、生僻字以及没有标点、注音等而无法阅读。巴登嘉措堪布组织发起的显密经藏语音《大藏经》团队经过六年努力,将汉文版语音《大藏经》经部和藏文版《甘珠尔》录制完毕。以有声电子书的形式把整部《大藏经》完整地呈现给世人。这在世界佛教史上尚属首次。语音《大藏经》的问世顺应了时代的发展,将原版的没有标点变成有标点;原版的繁体字变为繁体和简体并存;原版的没有拼音变为有拼音,极大程度地满足了世人听经闻法的需求,为广大佛学、哲学爱好者和宗教文化研究者提供了便利。不仅对弘扬佛法作用巨大,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同样具有深远的意义。              

乾隆年间《大藏全咒》仅少量印行,一直供宫廷内室及皇家寺院的《大藏全咒》,朝乾隆皇帝生前谕旨编纂了两部佛教大典,分别为《乾隆大藏经》与《大藏全咒》。世人多知前者,而少知后者。汇编佛藏451部经中的10402咒,汉文《大藏经》的全部密咒无不具备,为修学密教之殊胜宝典。汉语版《大藏经》中的咒语音韵是用与梵音接近汉文字的发音标注,流传至今,除了生涩难于诵读以外,大量的咒语经本翻译的朝代不同,官方用语不同,音韵标注上就更不相同,现亦由汉藏两地大德同仁共发大心,通过开发一款数据资料整合的软件,快速把《大藏全咒》中的(汉、藏、罗马音)电子数据化,也做了重新排版,并且把《大藏全咒》用藏语录制出来(由藏地具有传承的高僧录制),历来佛家经典讲究传承,流传在中国汉地的《大藏经》口耳相续的传承早已中断,此次正是接上传承的大好因缘。


联系站长 | 181 2700 4277(结缘品联系电话)

  • 微信扫一扫
登录
管理
18127004277
QQ
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